Share
  • Book
  • Chinese(汉语)

여울물 소리

  • Author
  • Country
    Republic of Korea
  • Publisher
  • Published Year
    2014
  • Genre
    Literature - Korean literature - Contemporary fiction

Title/Author/Genre

  •  

    Title: 湍流声

    Author: 黄皙暎

    Genre: 文学/长篇小说

     

    LTI Korea staff: 柳英姝 (Silvia Yoo) yyj8711@klti.or.kr / +82-2-6919-7742

Description

  • About the book

    黄皙暎的小说《湍流声》讲述的是在时代更迭——封建制度风雨飘摇,近代化制度呼之欲来——的19世纪,一位关于飘然而至却又悄然消失的说书人的故事。他叫李神通,在与生俱来的身份决定个人命运的身份制社会中,他因为受到庶子身份的限制,选择离家出走,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他喜爱谚稗(在朝鲜王朝后期,稗官们用古代朝鲜语书写的小说),在流浪的过程中,他先当传奇叟、说书人,后成为了相声演员、喜剧作家。最后,他深深地迷上了比自己讲述的故事“更大的故事”,这就是所谓东学(小说中以“天地道”命名)的革命叙事。这部小说的时代背景——19世纪是一个被称为“民乱时代”或“反动时代”的朝鲜社会矛盾达到顶峰的时代。当时的朝鲜饱受内忧外患之苦——国内是封建统治阶级腐败至极,政权摇摇欲坠的情况;而国外则有列强侵略而感到极度不安。那简直是一个如世界末日般混沌不堪的时代。“东学”正是这个时期以没落的知识分子和社会底层民众为代表,掀起的一场颠覆政权的运动。对受到身份制社会的排挤而当上流浪说书人的李神通来说,加入以“人即天”的万民平等思想为基础的东学运动,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迄今为止,韩国文学中的东学运动只局限于思想或革命领域。但《湍流声》最先认定东学运动是一个宏大事件,即“探索一个尚未来临的未来社会之实现可能性的虚构故事”,而后又指出“这种大事件已经化为碎片,以各种形式渗透到民众的生活里”。小说中谈及的众多民间故事及艺术——《黄豆鼠姑娘和红豆鼠姑娘》、《公鸡野传》、《林庆业传》、民谣、时调、杂歌、盘索里、假面游戏等,都蕴含着他们热切渴望革命之心意的传统叙述方式。从这一点上看,《湍流声》是一部既贯通了韩国传统叙事之丛林,又探索新叙事方式可能性的作品。可以说是一部展现最典型的韩国故事形式的小说。在这部小说里,作者从韩国悠久的传统民间故事的角度出发,理解由东学道教主——崔济愚及崔时亨撰写的《东经大传》、《龙潭遗词》等经典著作,并把这些乌托邦式的叙事与民间故事串在了一起。经此,作家完美地展现出了故事具有的蓬勃的生机和对创新的渴望!从这一点上,可以说李神通就是 作家的化身。因为“在这故事消失、终端化的信息满天飞的当今社会中,他仍然坚信真正的故事所拥有的力量”。

     

    但这部小说里的说书人不止李神通一人。与其说李神通是说书人,倒不如说他是故事本身。那是因为作家没有直接描写李神通的生活,而是借莲玉之口间接地叙述。例如,莲玉到李神通刚刚离开的地方,听别人说了关于他的故事,再转述给读者。那么莲玉是谁呢?她是李神通的旧情人,也是他生活的记录者。她虽然不是当时父权制秩序中完全自由的存在,尽管莲玉无法彻底摆脱当时存在的父权社会制度的束缚,但她仍是一个能独立地构建自我生活的刚强女性。因此,在确认李神通的生死而四处寻访的过程中,莲玉遇到了很多讲述李神通逸事的说书人。他们分别是李神通的妹妹及妹夫、李神通的老师徐日秀、女歌星百花、大神师崔性默等。莲玉听完他们的故事,再把它转述给读者。结果,小说中的所有故事都先传到莲玉的耳朵,再通过她的嘴传出去。把莲玉称为这部小说的叙述者,就源于此!基于这一点,如果说李神通是个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富有冒险精神”的说书人,那么他的旧情人——莲玉则几近于收录世事的“土著”说书人。如此,读者通过这些由作者重重设定的包括莲玉在内的说书人,描述了李神通亲身经历的世纪末动荡不堪的世界面貌。

     

    如上所述,《湍流声》充满了各种爱情故事、家庭故事、武侠故事、历史故事等。这部小说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广泛地介绍了19世纪朝鲜的风俗和文化,给读者带来了丰富的见识。对科举考试场景、监狱情况、印书的作坊风情、客栈风貌、酒席下酒菜的描写等展现了当时混乱的世态,但同时把在那种情况下一直持续的日常生活细节也描写得栩栩如生。因此,作为发生及流传故事的空间,客栈和街道以主要场所出现在这部小说里。当时,这些地方是各种阶层的人们聚集而进行交流,借此寻求人生变化的开放空间。从这一点上,可以说《湍流声》是一部将市井风貌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佳作。

     

    在小说的结尾中,东学(天地道)革命失败,李神通最终未能归家,客死他乡。浪漫的革命家所梦想的乌托邦式的故事也就此落下了帷幕。但在这部小说里,由他创作并讲给人们的故事并没有“死亡”,而是通过其他说书人一直延续下来。因为故事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息!这类故事的命运与这部小说的重要主题——“余音”有着密切关系。所谓“余音”,是盘索里音乐中的最高美学境界,是指“音乐结束后,仍然留在耳边的声音”。在这部小说里,它既是“清晨时分,从远方的山寺中传来的最后一下钟声”后的寂静,还是令“梁尘颤,流云止”的曲调。这部小说的题目——《湍流声》亦是如此。原以为枯竭的水流,却在深夜里悄悄地继续流淌。同样,东学革命虽以失败告终,却也成为了一个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湍流声》在强调:凭借这样的故事所具有的力量,可以一点点地改变这个世界。

     

    About the author

    黄皙暎,韩国最有成就的作家之一。他于2012年,正逢步入文坛50周年及古来稀之际发表了这部长篇小说——《湍流声》。他的文学生涯大致分为前、后两期。前半期主要撰写了《客地》、《韩氏年代记》、《去森浦的路》等中短篇小说及《张吉山》、《武器的阴影》等长篇小说。后半期则经历了一段空白期——从1987年到1998年期间,因访问北朝鲜、流亡和入狱而辍笔不耕后,开始发表《古老的庭院》、《客人》、《钵里公主》等作品到现在为止。他所有的作品几乎都介绍到欧洲,并翻译成外文,尤其是《韩氏年代记》在德国受到了好评。而且,描述沦为资本主义列强角逐场的越南战争小说——《武器的阴影》也被日本评论家交口称赞。这部作品以作家早期发表的长篇小说——《张吉山》中的“民众共同体”为基础,加上作家本人对故事的发生及存在理由的反思,可以说是一部彰显“老将风范”的作品。

     

    Media Response/Awards Received

    在《湍流声》中,作者以19世纪朝鲜王朝后期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一个口才极佳的说书人兼说唱艺人的生活。为了生动地描绘他,作者使用了当时的日常生活语言。读者要想尽快进入状态,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尽管如此,该小说问世后还是创下了七万部的销售记录,成为了纯文学史上的一大罕事。这也证明了《湍流声》是一本具有大众影响力的小说。并且,该小说通过19世纪民众喜欢的各种叙事手法,描绘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因此也有助于后人了解从前近代过渡到近代的朝鲜王朝后期的世俗风情。

Translated Books (82)

News from Abroad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