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Book
  • Chinese(汉语)

저녁의 구애

  • Author
  • Country
    Republic of Korea
  • Publisher
  • Published Year
    2011
  • Genre
    Literature - Korean literature - Contemporary fiction

Title/Author/Genre

  •  

    Title: 傍晚的求婚

    Author: 片惠英

    Genre: 文学/小说集(短篇8篇)

     

    LTI Korea staff: 柳英姝 (Silvia Yoo) yyj8711@klti.or.kr / +82-2-6919-7742

Description

  • About the book

    作家的问题意识以凝视潜藏在看似平静的日常生活中的不安和不稳定,并以多重视线的方式表现出现代人孤独的内心世界。独特的想象力、缜密的构思,以及如今被誉为几近于“出神入化”的冷酷无情(hard-boiled)的成熟文笔衬托着该问题意识。这些因素就形成了“片惠英小说”的鲜明色彩。

     

    《傍晚的求婚》从开花店的男子——“金”收到10年以来一直没有音讯的女友之友人的死讯开头。因此,“金”受到犹豫、愧疚感,以及责任感的困扰。小说中说他在卡车装上谨吊花环,奔驰400公里到了另一座外地城市的殡仪馆;抵达那里后,却不好意思见“死者”一面而在门口徘徊,就与女友进行尴尬的对话,这就是故事的梗概。在小说里,奄奄一息却始终没有断气而让吊丧客们十分尴尬的年老的“死者”那苟延残喘的气息;在离开殡仪馆而走到国道边的“金”的身边,一位身穿白色运动服的马拉松运动员超越了他,“金”的呼吸与运动员富有规律的呼吸形成对比!这两种呼吸相互交叉在一起。在浓浓的烟雾中,依稀可见的殡仪馆灯光;飞驰的卡车突然翻滚,刹那间路面上升腾起火焰!对“金”来说,这是一个令他忐忑不安的夜晚。在火焰边,“金”对着通过听筒听到了女友颇有规律性的呼吸,调整了自己的呼吸,之后忽然向她表白了爱意。不仅对方,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令他继续说这些话的勇气可能来自于“自己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漆黑的国道边,在近处发光的只是殡仪馆的牌匾及正在燃烧的卡车”吧。或许这是因为他面临着这样的状况:由于该城市地震频发,所有学生们怀里都揣着护身符——可在地震时指引其安全回家的地图;抑或尽管人们正在面临这些突如其来的灾难的威胁,却有一位老者奄奄一息而不肯咽气!无法收回的话导致的状况,以及含糊其辞地搪塞自己的情感,这对“金”来说,太尴尬了。当前只剩下不安与恐惧。

     

    此外,在感到亲切的熟悉的路面上,不断地渗透着如刀刃搬寒气逼人的寂静及黑暗的路(《散步》);在过于细致地规范日常生活而令人生厌的图书馆内,作为昨日与今日,以及还没到来的明天也可预测的空间——复印室和复印室工作人员(《相同的午餐》);看似几十年来不可能发生一丝错误的罐头厂生产现场,如同密不透风地封锁消息般无声无息地消失的人群,尽管那样,却依然运行的工厂设备系统(《罐头厂》);仅在外调期间得到照顾,当结束了短暂的外派工作而归队后,迷失人生目标,不久就像遭人抛弃的兔子一样被组织遗忘的事务员(《兔子之墓》, 《爬杆》);试图摆脱日常生活,却在高速公路迷了路,被不安与恐怖笼罩的男子(《有奶油色沙发的房间》);在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上,漫无目的地以均匀的速度奔向前方的大巴上,被装进袋子而搬运的男子(《你想乘坐旅游大巴吗?》)等。这8篇作品均匀地装载着以“相同性”与“反复”为特征的现代人所经历的乏味、枯燥的人生,以及不安与恐惧。

     

    通过这部小说集,作家深刻地描绘着“被城市文明驯化的现代人所掩饰的不安与孤独、荒芜的内心世界”,并执着地剖析“原本方便而安稳的日常生活,忽然间被瘆人的不安与黑暗所点缀的世界,以及变成极度恐怖的瞬间”。作品中的人物虽然自始至终都克制着情感,话也很少说,但他们却经常在某一瞬间就面临绝望或危机。在生活中,无形无声地与我们共存的不安,毫无前兆地找上门来的不幸、很难摆脱的绝望,尽管那样,人们却一直持续着那样的生活!对此,旁观者也应该感到害怕,片惠英的小说习惯于直视这些。如此,她颠覆着已然被程式化的认识体系,并把读者邀请到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时时侵袭着瘆人的梦幻与匪夷所思之现象的“时间的旅行”之中。作者通过隐然中曝光的现象,让我们审视“在高科技化、自动化的城市生活中,不仅失去了与别人的亲密感,就连与自己的沟通也变得异常困难”的自我。一直以来,我们过于熟悉而毫不怀疑日常生活,片惠英的小说却以她特有的干燥而精美的文笔,细致、深刻地描绘着这些城市生活。她把“坚不可摧的机器文明与尖端设备系统,拒绝在生活中发生偶然,也不允许人类坚持己见、出现例外与偏离轨道的现象”的现代社会,描绘为彻底被均一化的“相同的地狱”。当我们要批判文明时,就会发现包围我们的资本主义的力量极其强大。片惠英的《傍晚的求婚》在揭露了现代文明造就的卫生设施、高端便利设施,以及被超乎想象的娱乐设施包装得蛮像一回事的城市文明!它才是真正地把我们人类驱向非情绪化、非文明化,以及新野蛮之世界的罪魁祸首。

     

    About the author

    片惠英1972年出生于首尔,她以短篇小说——《抖落露珠》获得新人奖后,接着就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说集——《阿奥依花园(Aoi Garden)》(2005)。该作品满是瘆人、厌恶的如残暴的恐怖片(Hard-Gore)般的形象与想象力,受到了评论界的热切关注。通过这本作品集,她获得了以“以冷酷无情的枯燥文风与颠覆现实的想象力,绝妙而深刻地描写21世纪的逆乌托邦式的时代面貌”的评价。在继而出版的第二本小说集——《走向饲养场》(2007)里,作者描绘了从水库、湿地传来的怪异的噪音,以及因此奔向分裂与毁灭的人物群。长篇小说——《灰与红》(2010)则细致地挖掘人类那阴暗的世界及绝对孤独的内心世界。另一本长篇小说——《去了西边的树丛里》(2012)则描绘我们的内心世界:在浓密而巨大的树丛那阴森气息中,被极度的自我矛盾与自我分裂以及瞬间的愤怒与反复的自我困惑掩埋的心理世界。她的所有作品几乎都引发了热议!如此,她深受读者与评论界的关注,现已成为韩国文学的顶梁柱。

     

    Media Response/Awards Received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勒克莱齐奥在《费加罗》杂志上刊登的书评中,针对由法国菲利普出版社出版的韩国短篇小说集——《出租车司机的夜想曲( Nocturne d'un chauffeur de taxi)》(收录了片惠英作家的短篇小说《罐头厂》)写道:“如果急匆匆阅读这本书,你会因为书中残酷、怪异、超出想象的故事而大吃一惊,并叹服作家的才华及真挚而幽默的文风。韩国年轻作家们的短篇小说,急促地向他们的同龄人及邻居——我们(法国人)发出号召……但是,因为那是以韩国人特有的自嘲来表现,故而总富含着想象力且暗示性极强。这样的韩国小说正在改变着我们这些如今深陷自恋情结的法国作家们。韩国小说是一副‘既能化解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困苦,又治疗我们这一时代无声无息沉积下来的沉闷气息’的解毒药。”

Translated Books (13)

News from Abroad (43)